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2900|回复: 22

那些年,我们都很颠

[复制链接]
发帖
城市币
威望

2015-6-12 20:25:09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1
       我和尿急高二那年的夏天,有次我们在外面喝酒,喝到半夜结束后,想找点酸野吃吃,解解酒。可大半夜的,街上哪还有酸野卖呀?不知谁提议翻墙进学校偷芒果的,反正我们三人就晃悠悠地从江边晃到了学校。那时学校的矮围墙都上了玻璃碎片。我知道有处地方没有玻璃,可以翻进去,就带着尿急和根去。围墙在道路这侧的一面很矮,很容易就能爬上去,但在学校里面那侧则很高,至少有三米高(我侦查过)。翻墙前,我特意提醒尿急和根,跳的时候要小心。尿急喝过酒后天不怕地不怕地,猫一样跃上围墙,然后狼牙山壮士般往下跳。我第二个爬上围墙的。围墙另一面很黑,我看不见尿急,叫了他两遍也没听到他回答。我才不像尿急那样猛男呢,先是两手抓住墙顶,再慢慢把身体往下吊。我在松开两手往下跳之前,回头往下看确认落脚点是否安全时,看到尿急趴在地上,像虫一样慢慢蠕动——显然,他摔伤了。我吊在墙上问他是否有事,半天他才回答说他没事。我骂道:“妈的,没事你赶紧走开呀,难道让我往你身上跳呀!快点!我快撑不住了。”尿急终于能像乌龟一样爬开了。我松手跳了下来,安全着落。根也学我安全着落。
       我们选了一棵光线最好的芒果树。虽然那棵树光线最好,但从下面望仍昏暗,看不到一个芒果。尿急和根都不主动,我只好挺身而出,赤脚爬树。爬到树上,我也看不见一个芒果。我于是就用力摇树枝。“砰”、“砰”——尿急和根在下面乐呵呵地捡芒果。就在我让他们闪开,摇第二根树枝时,校警“咆哮”起来:什么的干活!尿急和根赶紧唤我下来,可漆黑一团的,我爬的又高,哪能很快就爬到地面。我心里想:我们三个人,校警就一个人(只听到一个校警的声音),我们三人还打不过一个呀。可我才下了一小半,尿急和根也就象征性地唤了我两声,撒腿就跑了。什么朋友呀!刚才我就该往尿急身上跳,把他的心和肺都踏出来,看看是不是狼心和狗肺。没时间容我咒骂,耳听校警的声音越来越近,下到一半时我也不管光着脚了,就从树上跳了下来,然后鞋也没来得及穿就匆匆地跑了。
我跑到一排房子后面,看到一棵枝叶茂密的芒果树——很好的藏身之地,就从路上跑进绿化地。因为焦急,我试着两次也没爬上那棵树。情势万分危急,我只好在树旁长得高高的杂草丛里趴了下去。我趴在杂草里,心跳快得我难受,更讨厌的是,杂草有股草腥气,闻来让我想吐。我觉得这样趴着太窝囊了,还不如出去,要是被校警抓到,大不了跟他拼了。我从草地走了出来,回去穿我的拖鞋,也没碰到校警。后面我找到尿急他们,尿急笑着告诉我,他当时就和根躲在那棵我爬不上去的芒果树上,他们看到我是如何贼里贼气地逃跑,和我怎么也跳不上那棵树,还有我像老鼠一样趴在草丛里。
2
我一直很想把根灌倒,然后狠狠地踢他几脚。
高二那年的冬天,根大一放假回来,我和根还有尿急到根据地喝酒。冬天的江边冷风刺骨、寒气逼人。我和尿急第一次知道,在冬天里,吹着冷风喝冰啤,绝对发挥不出正常水平。我第一个倒下:富贵后躺在草地上像条死狗一样睡着了。也不知道我睡了多长,我只知道我睁开眼睛,是因为被根踢疼了才醒的。朦胧中我看到根像头野兽狠狠地踢我的脚,边踢边叫:“起来喂,起来陪我喝酒呀!”我奄奄一息地告饶说,我实在喝不动了。根又转过身去踢尿急。尿急也富贵了,死狗一样躺在地上。根踢尿急踢了一会儿,又回来踢我。他妈的!他穿着皮鞋,又像头发了疯的野兽般用力,踢得我疼死了。当时我实在起不来,否则我非得跟他拼了。根踢累了,我和尿急也缓过劲来,起来陪他把酒喝完后去他家睡觉。
去根的家的路上,经过菜市场时,根说他要去偷棵菜回家打火锅。我劝根别去,回去随便下点面条就行了。可他没听,把我们留在外边,不一会儿就手托一棵大白菜出来了。到根家里,我马上到床上睡了。中间我起来上厕所,当时根正一个人有滋有味地吃着火锅,他叫我吃火锅,我富贵得肚子空空的,也坐下来吃了点。那晚,我们叫尿急了,可他说他不饿。第二天一大早,我和尿急回学校的路上,他嚷着肚子饿死了。我问:“那你昨晚为什么不跟我们吃火锅?”尿急说,因为他看见根没洗那棵大白菜就放进火锅里。
3
    高考填完志愿,我和尿急就拉着根去帅哥家喝酒吃狗肉。那几天下雨,到帅哥家的路正要修路,土路显得很泥泞。在帅哥家,我们从上午喝到下午,只喝得有点晃悠悠,但没醉。出门时,帅哥家里不放心,硬要他和他堂弟骑摩托车送我们回市里。我们出门时,没下雨,我们才出村子,就下雨了。记不清起初我和谁共骑一辆摩托车了,反正摔了两三次后,我换成和帅哥的堂弟骑一辆先行,而帅哥和尿急、根骑一辆根在后面。雨越下越大。虽然调换了,可雨天土路太滑,即使骑得慢也仍摔个不停。记得在一个下坡路的拐弯处,我和堂弟又摔倒了,当时大雨如柱,我还压在摩托车下,尿急就站在坡顶,双手插腰对着我们哈哈大笑。我从摩托车下爬出来,坐在泥里(反正衣服已经脏透了),望着像疯子一样狂笑的尿急,我在心里恨恨地说:“等着!等你们摔倒时,我就骑摩托车碾过去,像碾老鼠一样碾死你们。”于是,我让堂弟让他们先走,我们在后面跟着。他们骑车经过我们旁边时,尿急和根还一个劲地哟呼,欢呼我们摔得狼狈的样子。可惜,这以后我们都没有再摔倒。回到市里,看着每个人身上的泥,我们后悔了:应该每人拎两瓶啤酒,边喝边走回来的。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楼主
发帖
城市币
威望

2015-6-13 10:14:16 |显示全部楼层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沙发
发帖
城市币
威望

2015-6-13 10:14:33 |显示全部楼层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板凳
wdytz  
发帖
城市币
威望

2015-6-13 11:15:07 |显示全部楼层
引用 小小猪胖嘟嘟   发表在 沙发  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地板
发帖
城市币
威望

2015-6-15 09:30:55 |显示全部楼层
呵呵,加油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5
发帖
城市币
威望

2015-6-15 11:14:55 |显示全部楼层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6
发帖
城市币
威望

2015-6-15 11:15:03 |显示全部楼层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7
发帖
城市币
威望

2015-6-15 11:15:09 |显示全部楼层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8
发帖
城市币
威望

2015-6-15 11:15:21 |显示全部楼层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9
发帖
城市币
威望

2015-6-15 11:15:30 |显示全部楼层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10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桂B2-20080010

        

桂公网安备 45102302000002号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