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540|回复: 2

再次见她 ——山泉小记

[复制链接]
发帖
城市币
威望

2018-3-23 23:04:51 |显示全部楼层
再次见她
——山泉小记


瓶里的小鱼仔没能多活几天,我在第三天的早晨亲眼看到它一动不动浮在水面上,已然没了气息。心里甚是惋惜,瓶底尚存三两节蚯蚓肉,它是没能吃上这一顿最后的晚餐呢,还是没有心思下嘴,这一回问是没法问,况且它又没有留下字条,总之,就这样去了。

我疑心又起,兴许是我自作主张改善它的伙食所致。尊养起来的第二日,往水里丢了几粒猪饲料,怕是混了水质,又不合其胃口,失望之余许是选择自行了断,倒也不再承受我给它带来之苦痛。

为了检视自己的猜想,求个明白,再前去钓来鱼仔两条。因其体型娇小,软嫩光滑,便可称之为拇指鱼。鱼钩是缝衣针改造,只需将它弯曲成钩,钓线是从水泥袋上挑下的封包线,鱼竿最好用竹条,坚韧不易破损。蚯蚓现挖,就地取材,保证那些拇指鱼能够吃到最新鲜的食物,补充最好的蛋白质。

饵料充足,每一次的分量也显得我为人慷慨,如此一来便不仅仅只钓上拇指鱼,连小螃蟹也可获得。可小螃蟹不是我之所求,每每遇,都极度厌恶。人一旦笃定了自己的喜好,面对所有上钩的愿者,就会开始挑三拣四。耗了一下午,终于选定了两条小鱼,兴致勃勃往家赶。仍然还是那个瓶子,仍然还是那些水,仍然还放在全方位都被注意到的桌台上。

垂钓,是我在挑水之前和村前泉眼的第一回感到无比快乐的一次亲密接触。此后肩挑双桶,空着桶走下阶梯,满载拾级而上。基于身型和力量的考量,别人挑的是铁桶,我只能是选用矮一截的红色胶桶。在崇尚蛮力的年代,我这就算是自取其辱。


那年逢旱,水位神速下降,人畜用水紧张,颇为令人恐慌。一时间,一村三屯守着这口天然泉过日子,只见隔壁的村民牵着马匹前来取水,头一回看到全民如此谨慎节约。好在上天垂怜,民顺安定,泉水复位。

“我们村的东头有一口古井。井里的水清凉可口。村里的人都到这儿取水。古井像一位温情的母亲,用她的甜美的乳汁哺育着她的儿女。

古井离我们家才十来米远。每天从晨光熹微到暮色降临,取水的人络绎不绝地从我家门前走过,桶儿叮叮当当,扁担吱悠吱悠,像一支支快乐的乡间小曲。门前的路面湿漉漉的,老是像刚下过一场春雨似的。”

小学时候背诵这篇课文(《古井》),背着背着脑海里浮现的就是平日里看得到的忙碌。络绎不绝这个成语,我便从此处记住。在那些挑水的年月中,所有勤劳挑水的青春男女们,都是可嫁的好儿郎可娶的贤惠女。这种备受肯定与青睐的好感时常伴随着勤劳的主人公从南走到北,从黑走到白,看到的人们都知道了他们的名字。

难免总有人会问,倘若这口泉真的干涸了,那会如何是好?没人回答,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。至少在今天,仍然水满。且已不再是挑水过日子,那些横在地面上爬行的水管,将清凉的泉水送进各家各户。石阶染了杂草,没人打搅那份安宁之气,它们愈发长得疯狂。鲜有人再驻足泉水边上尽可能把脖子伸长了往洞口深处瞧进去。同样的,也许地下深处那个世界里那些长大的鱼也断然不会往上游来,只为一窥人世沧桑。






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楼主
发帖
城市币
威望

2018-4-1 22:39:52 |显示全部楼层
看着图片想起了没六鱼洞来了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沙发
发帖
城市币
威望

2018-4-8 21:00:01 |显示全部楼层
引用 冬雷   发表在 沙发  
看着图片想起了没六鱼洞来了


听说过,没见过。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板凳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桂B2-20080010

        

桂公网安备 45102302000002号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