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7898|回复: 0

平昇日记(十七)--1

[复制链接]
发帖
城市币
威望

2020-5-4 11:45:14 |显示全部楼层
平昇日记
(十七)--1
2020.5.2,星期六,五一节期间,阴天。昨天从田阳区中午出发,下午回到南宁。在车上听收音机,消息说:田阳县已经举行仪式,从此称百色市田阳区,百色市的范围更大了,田阳县距离百色市30公里,以后的发展,拭目以待。
昨天五一,各群都在发庆祝五一的祝福,讨论方方的帖子少了。
7894.29日那天只有一个人转发“5.6”起高速公路恢复收费,再没有其他了,也太冷清一点,为什么?大家还是因为怕。
西部风微刊群,群主号召写庆祝五一的诗词文章,我在30日那天下午只用半个小时写了诗歌《啊五月》,转发了好几个群和一些好友,投稿给《西部风微刊》,五一这期也刊登了。
诗歌:  啊,五月
刘平生
2020的五月来了
在华夏赶走毒魔之际
五月来的时候携着暖阳
人们身上充满了力气
毒魔走出国门到处旅游
你这鬼怪的东西
你是人类共同的敌人
我们将共同奋斗将你抛弃
我期盼阳光讨厌黑暗
我不希望疫情过去
却有另外一种戾气
在兄弟姐妹中又暴起
这种苗头令许多人
心惊胆跳  噤若寒蝉
那是曾经久远的回忆
不能让亲人相残骨肉分离
你愿意吗姐妹
你愿意吗兄弟
我们只有一个国
人类也只是一个村
快丢了你那暴脾气
五月来了暖阳高照
花儿开了莺飞草长
接着便是夏去秋来
拥抱岁月静好谁不愿意?
主题是鲜明的,多数读者应该容易领会:我不希望疫情过去
却有另外一种戾气,在兄弟姐妹中又暴起。这就是指针对方方日记的分歧、撕裂,一些人暴起非常可怕的戾气和语言。
这种苗头令许多人,心惊胆跳  噤若寒蝉,那是曾经久远的回忆
不能让亲人相残骨肉分离。
文革过去40多年了,不说青少年了,就连40多岁的中年人都对那场革命知之甚少。如果不看一些历史解密的文章,,根本不理解怎么回事,我们希望岁月静好,但如果不努力维护,岁月会一直静好吗?
我们这些50后,已经60多岁的老人,在那场大革命中也还是少年,身在庐山中,不知庐山真面目。也不说我们这些穷乡僻壤的孩子了,省级的大干部,国家级,中央的大干部,不多数懵懵懂懂、糊里糊涂的被打倒,有的生命不保,有的去了牛棚,只有过来若干年,将历史审视,分析,才能够得出清晰的见解,我们这些喜欢看这些文章的懂得一些。
其他人估计一直在懵懂之中,而另外一些清醒的人,是那场革命的受益者,被“处遗”整过,改革开放又不得志,用文革的流行语:“他们人还在,心不死”,一旦有风吹草动,就会死灰复燃,煽起漫天大火,只有乱,才是他们想要的,他们懂得“乱世出英雄”的至理名言。
兄弟姐妹们,千万注意,清醒啊!一个国家、一个社会动乱是什么样子,几十年了,大伙都没有体验过,但你们看过电影电视吧?一旦乱起来,倒霉的绝对是普通老百姓,因为你们没有抵抗力,很好想想吧。是跟风辱骂,乱打棍子,乱扣帽子的时候吗?现在已经存在了普通大众的撕裂,不要再继续了,醒醒吧!
三人群,老罗转发《方方的勇气,以及跳梁小丑的丑态》
老李有刀  内容来自今日头条
老李今天看到问答上关于方方的问题,“国家对方方之流会怎么惩罚呢?”,这个问题提问方式就让老李有些气愤,然后看到这个问题下的乌烟瘴气的回答,更是让老李气愤。
老李简短地回答了这个问题,我们当然要对在这次疫情中付出巨大牺牲的医护人员心存感激之心,并且要爱我们所在的这片土地,但是我们更要持续追问疫情前期各个环节的失责,彻查清楚,处理相关责任人,并且要从环节上做出彻底改变,如果我们再碰到类似的情况,不要再犯同样的人为错误。
疫情中的医护人员,方方的勇气,让一众上窜小跳的小丑嘴脸展露无遗
老李之前在媒体工作,得以采访过北大的钱理群,洪子诚,何怀宏等老师,这几位老师身上有北大的独立自由,关怀天下的精神,有这些先生在,北大就有希望。老李知道北大也有一些跳梁小丑,但像张颐武如此这般公开展现出谄媚态,并且对方方泼脏水,真是有辱北大的斯文和气节。
除了张颐武外,还有不少对方方日记进行攻击的,他们与张颐武相似的都是没完整读过方方日记,他们大部分与张颐武不同的是,张颐武的攻击有着比较明确的目的性,按理说他一个北大中文系教现当代文学的教授,不可能没读过方方的小说,不可能没有基本的人的同理心,本不应该是这种持续攻击式对待方方。而攻击方方日记中的大多数,基本都是随风倒类型,给钱就干事。
方方在面对这种没有依据的攻击时,并没有退却,而是展现出了更强大的勇气,让一众跳脚小丑,特别是张颐武这种表面斯文的教授丑态毕露。众声喧哗下,我们如何做判断?
除了要继续方方日记中对疫情前期失责人的持续追问外,一直到在环节上解决问题外,能最大程度降低我们面对如此情况所要承受的代价外,我们应该也要面对众声喧哗下,人为什么会失去判断这个问题。勒庞的名作《乌合之众》对集体中个人失去判断做了细致的分析,没看过《乌合之众》的各位可以找来看看,看看自己有没有这种在群体中轻易就失去判断的情况出现。
……老李觉得以下两点或许能起到作用:
首先,我们应保有,或唤起人的同理心,能对他人的处境有基本的设身处地的感同身受。比如,这次新冠疫情,如果你生活在武汉,看到方方日记里记录的事情,以及所要追问的失责人,你会是什么态度?
其次,我们应该不断读好书,不断看世界,也就是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。一定是找到适合自己的读好书的线索,用我们的感受力去看世界。经过一段时间,我们就能知道我们曾有过什么样的文明涵养,其他地方的文明状态是什么样的,也就会逐渐知道哪些是集体的喧嚣,哪些是真正对个人的关心。
我:点赞,大拇指,好文章。
罗又转发一篇《元芳有看法》 媒体评论员
此文正面肯定了方方,同时点评:大众对对作家和文学的否定,实在悲哀!
文章后面还是有反对的声音。我说:中国文盲多,有文化的流氓也多,方方一夜之间成就世界名作家,就是这帮人助推,更加令他们羡慕嫉妒恨。
(待续)
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楼主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桂B2-20080010

        

桂公网安备 45102302000002号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