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当前位置:» 论坛 兴趣圈子 原创文学 给你讲故事
查看: 6829|回复: 5

给你讲故事

[复制链接]
发帖
6416
城市币
100
威望
444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2008-5-7 20:16:59 |显示全部楼层
六 、也许你不相信,很长一段时间我总是沉默着,沉默的做同一件似乎永远都没有收尾的事情,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何竟有这种想法,只是一直以来你肯定的就是我一贯的寡言。更恐怖的是,我会突然觉得有一点点空虚,往往这个时候就会给你写信。如果什么都定不下来,尤其是心绪。涌动。动荡。冲刺。全然与我所求的静默格格不入,那我便无话可说,心中极为不快,但安详。永远都那么的矛盾。我很喜欢写诗,但我却不能成为诗人,如若以旁人的身份来解释:我根本成不了诗人。然而对于你,我不管,我有话和你说,正如你一直都不厌其烦的听我诉说。
         从前   我有好多梦想
         每天都会寄托给漂浮的白云
         然后看着  一朵一朵飞过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小学的时候
         梦想有一辆自行车
         有一天实现了
         中学的时候想有台电脑
         后来这个梦想不了了之
         接着梦想着上好的大学
         应着前辈们的话语
         大学毕业有好的工作 好车 好房子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以后的以后
         注定要沿路洒上我的血泪
         埋没随百草
         群山连绵
         为我作证
   
    念初中的那几年,每每假日回家,多是双脚行万里路,踏破铁鞋,想既是如此,路面该是“一马平川”,而仍旧凹凸不平。原因我没有考究,因为路是大家走的,我自己觉得凹凸,那是自己的脚步不稳。后来一想自己的人生路,太艰难。小学的时候,老师问班上的每一个同学,你们长大后的理想是什么呀?结果很令人欣喜,有科学家、医生、教师、天文学家等等。而往往科学家和老师居多,因为我们那时的课本内容都是科学家的简介,很有激励,符合当代教育的宗旨。而选择当老师的,是因为老师总是什么都能说,老师会讲很多故事,很多历史。相比于家里的爷爷奶奶将的故事更激励人心,家里的爷爷奶奶就只会讲老巫婆吃人的恐怖故事,而实际上这些恐怖故事竟是“催眠曲”,往往是心怀不安的进入们梦乡。
    我记得你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一名医生,你说要救很多很多病人。可随着人的长大,近乎忘了这些儿时纯真的梦想,小时候真好,在于人生,什么都没有顾虑。我不记得我是要成为老师,还是医生,我曾经问过你,但你说,忘了。我知道你不一定成为你小时候所说的那样是属于“救死扶伤”的真正医生,但至少你是一位合格的心理医生,我很庆幸成为你的病人。我始终需要你的救治。谢谢你。
     想起小学的生活,有太多回忆。瓦房教室,水泥桌子,自带的木板凳;斑驳的教室门板,变色的黑板,竖毛黑板刷;最靠们的位置和最后角落的位置,老师经常提问的方向,和最受提问的同学……你我都不是被提问频率最高的学生,因为我们都不优秀,没有戴上小红花。一天到晚戴着的就是那逐日褪色的红领巾。
    那时阿侃是咱们班最调皮的学生,他爸妈没怎么管着他,也没怎么说他。初二的时候,他和我说起他干的那些调皮事儿,其实就是想让他爸妈教训教训,可愿望没达成。说完,他又只是笑笑;我想竟有这样的人,竟有这样的想法,我没追问为什么这么做。而是想我自己的,我自小家教严厉,那会儿尤其最不敢看父亲的眼神,生怕“触怒”,故而做什么事都得向父亲禀告,并听其意见,最后决定所为。跟你说件小事儿,如今我想起来总部自觉的微笑。
   我们上小学的一年级那会儿,村里还没通电,晚上写作业都是点着煤油灯,有窗下苦读的历史味儿。有那么一晚,父亲亲手教我数学,一道加减算数题,做题中我将阿拉伯数字“3”字写成了中文的“弓”字,一时没注意,也没改,竟是惹得父亲气恼。自那时,每每作业便力求“万事小心”。于贫困的山区,这种教育方法相对来讲当是“万中无一”。所以在朋友群里我始终是“另类”的。这么说,我不知道你怎么想。
   那时候学校的造型酷似北京的四合院,只是前门需得是大开的。老师的服饰必定是中山装,挂着好多袋子,左胸那四方袋子必也插上一支符合时代的钢笔。总计学校的钢笔数量,当然是对于我所知的,那就五支,因为全校就五位老师。你父亲是其中一位。
      
一切关乎所以,全都寂然,然后等待人心的涌动,涌到足以打破的边缘。本该也是“细瞧慢言”,却不得急。一如暂时寄存封封回忆之信,待日后尘封,方才取出,深情悦阅。
     七:
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是一个怀旧的人,我高中时候一朋友真的特怀旧,平日总喜欢对我们讲起他初中的一些事情,比如他自己曾偷偷有过谈恋爱的念想,然后某一天他们学校的政教处领导集中全校学生进行讲话,大致的内容就是:处于青春期的中学生不该谈恋爱,严格的说,那是谈乱爱,或是乱谈爱。事实上,政教处的领导这么做不是集中说话,而是集中大伙儿进行训话。说他们都是过来人,你们中学生所谓的什么恋爱,简直就是对他们的不敬;那时大伙都不怎么明白,总归,抓这方面工作的领导,最是另人讨厌。
    他能说很多,唱歌也不错,但自然唱的都是别人的歌,尤其是怀旧歌曲。我和他高二的时候一个班,他这人表象看起来很有人缘,特别是女生缘,但没有多少真心朋友。他性格上和阿侃有些相像,但他比阿侃有一个值得你去思考的特点,那就是他在事情面前常常判若两人。他力求每说一句话都要有标准普通话的味道,所以我们都给他一有北方味儿的外号——柱子。
    柱子初中的时候真正来了一场早恋,那中学坐落于他所居住的小镇东一角。每天放学都会经过一小片竹林,柱子说,他经常就一手拉着他的女友,一手拍敲着幽静竹道的竹子。当时我们正宿舍的人深疑不信,而非他所期望的深信不疑。更有同室友“鄙视”那是盗用电影情节。于是我大悟,迅速在脑中搜寻所看过的影片,是否当真被盗用。然而令大家失望,更令我失望,我不是因为没能说倒柱子的恋爱史事,而是失望与我看得影片太少。或者说,真正欣赏的影片太少。柱子觉得大伙儿不够义气,硬是说:什么叫做兄弟,兄弟之间无话不谈,既是这样就该互相信任……
    后来我私下跟他说:我相信你。
    也许柱子也没生气,他的故事就是他的故事,何必非得别人都信呢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都有他自己的回忆。
    关于我们高中后两年的故事,每每看到水龙头滴水,便都浮现脑海,这也许就是生活中人们所说的一个词——点点滴滴。
     历史课本里有一副插图,画的是“大跃进”时期的那头大猪,说是如果将此猪杀了,足够全社的人吃半年。柱子说,要是那头大猪能吃全社的人,最多半分钟。
   高考之前的数个晚上,同一时间,同一群人,召开卧谈会。那时候我想,有朝一日我该为这个宿舍的每一个写写自传,也不枉相识一场。当然那时候这只是一个构想。
   睡柱子旁铺的是莫子。为什么叫莫子?那是我们班女同学赋予的,因为此人酷爱古文,每每与他人交谈,总不忘云云几句古语。譬如,非也,非也;何故如此;孺子可教也……也许大多女同学都莫名其妙,故而称其为“莫子”。莫子特好“舞拳弄腿”,任其力大,每每舞起,竟也甚有模样,但却是花拳绣腿。说起他的"武功",并不是"降龙十八掌","乾坤大挪移"......他的武功是自创的,而且只有他这一代能使用,因为下一代兴许人们会忘了他,况且他也并不甚有名.至于武功的名字,他没有说,这里我可以替他想想,希望他不会反对."扳手制敌","上拳翻转下飞腿","拳击下巴","左脚攻私"(私,即人的私处,这自然是最要命的一招).目前我能想到的就这些。
莫子并不是学了古语便忘了现代的文学,他还有一本事令我们折服,那就是给一些东西写广告词.曾有人问他,安全套的广告词怎么说.他嘿嘿两声:"那还不容易---套一个少一个".起初我们没有十分明白,想想之后终于明了.真够格.还有,就是"床"的,是这么说的----允许你睡在我上面.这让我想到老狼的一首歌---睡在我上铺的兄弟.

起初我没打算对他们说我与你的故事,只是后来有一天老二和老三在我的皮箱里发现了我们的信件,便询问我。因为彼此是兄弟,就告知老二老三。哦,对了,我都没和你细说,我是怎么和他们俩认识的,其实我们三儿上边还有一老大。
   我和老三初中时候就认识了,那会儿关系特铁;去饭堂打饭,都会把钱凑一起,买来快餐,大大解馋。那时候普通的菜价是三角钱或是五角钱,肉类也是五角钱,但不能以块为单位计算,直截了当的说就是肉汤。当真于汤中捞得一块,便是福中之福,平常的福气也就是捡得半块;好菜还是有,但大多贵煞穷学生。我和老三都是山村的孩子,一来且不说城里的东西好吃,就是那样式已足以使人垂涎三尺,更何况我们俩垂涎的何止三尺;但又因顾恋家中经济收入微薄,故而私下商量,俩人合资决定向快餐区“进攻”。竟是既省钱又解馋,何乐而不为。一时间,我们俩也成了有钱人,但后来他人效仿,普遍开来,我们又是平凡人的
身份。起初我们俩暗中窃喜,自认为“普渡众生”,却不料众生普效才是真。
   老二的学习成绩和我的是半斤八两,在班里属于中等人群;一般这样的群体最可悲,老师没多少时间关注,一是时刻关注着“顶级人物”,二是“处理”违纪人员和“后位”群体。达到“首尾呼应”的境界,这样的老师很辛苦,但也很受他人尊敬。有那么一次,在路上遇上年轻美丽的班主任,她对我说了一句:忧望同学,你要加油,多努力!争取上好的高中。当时我很激动,太激动了。我马不停蹄找到老三并告诉他班主任对我说的话,我当时还说,我们俩成绩相当,一起努力,加油!
   初二那年你辍学,后来你来信千万别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,营养是必须的。你要我给你寄相片,我一时推掉,但总觉对你有疚,既是你开口要求,我哪能不答应。你回信说我太瘦,看着相片挺心疼。我知道。
   混混沌沌,我们俩一起吃了将近三年的快餐;高中又聚上了,那是真兄弟啊。我们俩上的高中不是重点示范,只是普通学校。后来学校争气了,竟请来一群领导,饭局过后,学校成为市重点示范性高中之一。一时间全校普天同庆,大有万人空巷的气势。我回想起初中班主任的话,便和老三说,当年班主任的话今天果真应验了。原来市重点高中不是给我们考上,而是等着我们进来了才变成重点。老三淡淡的说:现如今不也是示范而已吗?
我很想对老三说,要是学校再请那帮领导吃一顿,我看也该正式升为重点了,而我只是心想,竟不料老三又来一句——吃饭的钱都是我们付的。我大悟。
  高一下学期认得老二和老大,后来结为兄弟,才有了这老辈之称。四人里边我年纪稍小,便为老四。当时旁人戏称“四剑客”。庆幸无人称“四人帮”,否则多没面子。后来的日子,
老三变得话多了,老二谈恋爱,老大玩魔兽,而我一直努力给村里人考个大学;但后来的事实证明,我让大家失望了,以致于大学只是我自己想考。
  这封就写到这吧。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楼主
发帖
1604
城市币
0
威望
50

2008-5-8 00:54:22 |显示全部楼层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沙发
发帖
571
城市币
0
威望
303

~~弹指一瞬红颜老~~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2008-5-22 02:49:20 |显示全部楼层
只是倾听,默默的,不做声……
寒山曾问拾得曰:“世间谤我、欺我、辱我、笑我、轻我、贱我、恶我、骗我、如何处治乎?” 拾得云:“只是忍他、让他、由他、避他、耐他、敬他、不要理他、再待几年你且看他。”雪见QQ:116151149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板凳
发帖
584
城市币
20
威望
1

2015-5-5 10:57:30 |显示全部楼层
默默的看了 好几篇   文采还可以  阿弟啊 貌似没有校对腻?错别字不少哦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地板
发帖
16
城市币
0
威望
0

2015-5-6 16:30:48 |显示全部楼层
好长啊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5
发帖
5211
城市币
5
威望
42

2015-5-24 15:41:58 |显示全部楼层
来来  我们讲印象茶座的故事。
仰望幸福的摩天轮
举报     顶端    回复本楼     6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桂B2-20080010

        

桂公网安备 45102302000002号

回顶部